游戏✘肆

爱的CP:杰佣,裘前,欺诈组,鹿幸,蝶盲,园医

【摄殓】(一)+(二)夜半的臆想与痴汉行为

        黑色皮靴踏在柔软的草地上,悄无声息,却让主人卡尔感到安心,如此便不会被这片草地的主人发现了。他没带往常随身携带的手提箱,平时将口鼻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口罩被拨到下巴处。
        卡尔急促地呼吸着,小心翼翼却贪婪,花草清甜的气息随着他胸膛的起伏涌入肺腑。他心跳如鼓,这是那个人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 繁星布满夜空,夜晚静谧而美好,花草芬芳,萤虫悠然飞舞。卡尔微垂着眼眸,不由得享受其中,他忽然庆幸自己提前探知了那人的居处,庆幸自己夜半思念成潮,终于忍不住来到这里,离那个人最近的地方。卡尔不希望那人知晓自己痴汉般的行为,他只想偷偷地看看那人的居处,悄悄亲吻这片沾染了那人气息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卡尔瞥见不远处有片湖泊,波光粼粼,潮声轻微,湖边有个雅致的小亭,想必是那人往日休憩之处。他有些雀跃,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温柔抚摸亭里的桌椅,感受那人的温度。
        许久,卡尔离开亭子,他的脊背仍然挺得笔直,但身影显得有些寂寥,他来到亭子旁的草地躺下,双腿并拢,双手虔诚地交叉覆于胸前。卡尔不想离开这里,他决定在这里睡上一晚,相信自己精准的生物钟会在明日那人发现他之前叫醒他,悄悄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卡尔安慰自己:到时整理一下草地,那人便不会发现压痕了。他安心地闭上眼睛,深呼吸,缓解胸腔内压抑的钝痛,沉沉睡去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回溯到半小时前,约瑟夫坐在阁楼的窗前,端茶品茗,看星空璀璨,微眯着眼惬意地叹了口气。突然,他眼角瞥见一个瘦削的身影于暗处显现。约瑟夫居于高处,清晰地看见那人下巴处的口罩和脑后的灰发小辫儿。他愣住:伊索?夜深人静,他到我的居处做什么?
        约瑟夫放下茶杯,好奇地看卡尔走走停停,时而驻足仰望星空,时而俯身亲吻草地。他一头雾水:伊索这是在做什么?梦游?但睡觉时也不会戴口罩扎头发穿皮靴吧?所以,是在散步吗?可是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啊。虽然疑惑,但望着卡尔优哉游哉、举手投足都流露着愉悦的身影,约瑟夫不禁弯了(……)嘴角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一个激灵,迅速蹲下身,只露出半个脑袋和一双眼睛,眨巴眨巴的眼盯着卡尔的身影,紧张兮兮:看过来了!幸好我躲得快。他刚要得意儿地笑,笑容还未形成便僵死在脸上:不对,那我在做什么?凌晨三点偷窥别人散步?而且这不是我的居处吗?我为何要偷偷摸摸的?
        约瑟夫有些脸红ฅฅ*,迅速为自己找到理由:我只是不想打扰别人散步的兴致罢了,这是基本的绅士礼仪啊。但他似乎忘了偷窥本身就不是绅士所为……
        此时卡尔走进了亭子,身影消失在亭盖的遮掩下。约瑟夫等了一会儿,不见卡尔出现,他把下巴搁在窗台上,眼神放空,有些走神:卡尔睡觉时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呢?约瑟夫想起威廉的连体兔子睡衣,将宽肩、细腰、窄臀的性感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,他咕哝一声:裘克真是好福气,但对威廉——一个比自己还壮的人没有任何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 卡尔在亭子里的矮凳坐下,趴在桌上,把脸埋进手臂里,思绪被扯进自己的幻想:好想和先生一起坐在这亭子里,想为他梳理柔软的银色卷发,想和他亲吻,想和他拥抱。卡尔想起那人温柔缱绻的微笑,抿紧嘴唇,有些苦涩:先生真是美好呢,像光一样,他会喜欢一个男人吗?像我这种无趣又阴沉的男人……他那么爱笑,可我连笑都不会……应该是那种阳光开朗、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更能吸引他吧……像伍兹小姐那样子的,不对……伍兹小姐和黛儿小姐在一起了。可是,感觉我也没什么可能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卡尔感觉喉咙有些发涩,像塞进一把沙子,噎得他几乎窒息,他用力睁大难过得无法对焦的空洞眼睛,不让眼泪渗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此刻,约瑟夫趴在窗台上,眯着眼,嘴角挂着迷之微笑,沉浸在幻想中:伊索的衣服,扣子总是扣到最上面那颗,严严实实的,脖子手臂脚踝全都遮住了,真好,那他的身体就只有我能看了。会有一天,在一个美好的晚上,我们相拥在床,我会一颗一颗地帮他解开扣子,亲吻他的脖颈、胸膛、大腿,我们会接吻,会爱抚会沉醉在欲望之海。他的睡衣,只能是我的衬衫,上面要开几个纽扣;他的腿那么直那么长,怀璧其罪,惩罚他不能穿裤子。
        约瑟夫美滋滋地设想(yi yin)着,倏地发现卡尔从亭子中踱出……
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(ÒωÓױ)!!!)

【摄殓】㈠夜半的痴汉行为

        黑色皮靴踏在柔软的草地上,悄无声息,却让主人卡尔感到安心,如此便不会被这片草地的主人发现了。他没带往常随身携带的手提箱,平时将口鼻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口罩被拨到下巴处。
        卡尔急促地呼吸着,小心翼翼却贪婪,花草清甜的气息随着他胸膛的起伏涌入肺腑。他心跳如鼓,这是那个人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 繁星布满夜空,夜晚静谧而美好,花草芬芳,萤虫悠然飞舞。卡尔微垂着眼眸,不由得享受其中,他忽然庆幸自己提前探知了那人的居处,庆幸自己夜半思念成潮,终于忍不住来到这里,离那个人最近的地方。卡尔不希望那人知晓自己痴汉般的行为,他只想偷偷地看看那人的居处,悄悄亲吻这片沾染了那人气息的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卡尔瞥见不远处有片湖泊,波光粼粼,潮声轻微,湖边有个雅致的小亭,想必是那人往日休憩之处。他有些雀跃,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温柔抚摸亭里的桌椅,嘴角止不住翘起。
        许久,卡尔离开亭子,感到无比满足,他来到亭子旁的草地躺下,双腿并拢,双手虔诚地交叉覆于胸前。卡尔不想离开这里,他决定在这里睡上一晚,相信自己精准的生物钟会在明日那人发现他之前叫醒他,悄悄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卡尔安慰自己:到时整理一下草地,他便不会发现压痕了。他安心地闭上眼睛,面带满足的微笑,沉沉睡去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回溯到半小时前,约瑟夫坐在阁楼的窗前,端茶品茗,看星空璀璨,微眯着眼惬意地叹了口气。突然,他眼角瞥见一个瘦削的身影于暗处显现。约瑟夫居于高处,清晰地看见那人下巴处的口罩和脑后的灰发小辫儿。他愣住:伊莱?夜深人静,他到我的居处做什么?
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……每日更新(ÒωÓױ)!!!)

关于初来乍到的前锋(之后裘克会出场,然后就裘前啦)

        欧利蒂丝庄园,专属于求生者的大厅内,众人一阵静默。
        常年锻炼的健壮躯体,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炯炯有神的眼眸,头盔和橄榄球🏈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……!远动员=非上等人=能遛屠夫的人!众人:“哦豁!这个人的大腿,要抱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!我是威廉·艾利斯,可以抱球撞晕监管者救人,可以拿球冲刺,板窗交互速度+20%,但是开机比较慢嘿嘿。”威廉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铁皮脑壳,隐藏在头盔下的脸竟然有些脸红。
        竟然是……!救人位!众人:“Σ( ° △ °|||)︴”玛尔塔激动地捂住嘴,一瞬间热泪盈眶:“(*꒦ິ⌓꒦ີ)我的苍天啊!这真的是太感人了”,这位铁骨铮铮的女汉子眼中饱含泪水,颇为欣慰地拍拍威廉的铁皮肩膀,“姐会好好传授你偷人……啊不救人的技巧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克利切试图豪爽地揽住威廉的肩膀,展现一下作为前辈对小弟的风范,然而尴尬地发现自己的身高比较勉强,便不动声色地垂下手,得意洋洋地用手肘撞撞威廉的腹肌:“克利切可是庄园里最强的人皇(bushi),拜克利切为师吧( ˘꒳˘ )!保证你能遛得屠夫团团转!”
        瑟·真人皇·维微微笑着,看克利切骄傲昂起的下巴,眼中闪烁的光芒,嘴角上扬的极高的弧度,目光温柔似水。
        克利切被这若有实质的目光注视得一个激灵,迅速回头,凶神恶煞地叫道:“老神棍,你怎么这么恶心地看着克利切”,他心虚地梗着脖子,“怎么?你对克利切的‘最强人皇’称号有什么不满吗?”
        瑟维不语,笑得更开心了。
        威廉似懂非懂地与玛尔塔小声咬耳朵:“好像他们的关系有点糟糕啊。”玛尔塔哭笑不得,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。威廉·真·钢铁直男·艾利斯:“( ´゚ω゚)?”
        众人深深地看着这些高端局大佬,一股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大佬们,请务必将毕生所学授予这个萌新,正面gang♂屠夫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们了!
        艾玛振臂高呼,眼中的火焰熊熊燃烧:“同志们!今日,又一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加入了我们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!威廉·艾利斯,从今日起,你就是我们革命的骨干成员,今后,我们有难同当,生死与共!”
        艾米丽、克利切、威廉齐声高呼:“噢!ヽ(≧Д≦)ノ ”
         其余众人:“(´-ι_-`)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至于人皇们偷溜进比赛场地给威廉开小课堂之事略过不提。总结起来就是:
        玛尔塔:“捞人的时候你要先balabala……”威廉:“噢噢!很有道理啊Σ(゚∀゚ノ)ノ”克利切:“转点的时候要注意balabala……”威廉:“哦!前辈好厉害!⊙▽⊙”
         玛尔塔、克利切:“这小子……是个人才罒ω罒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瑟维比较淡定,有条有理地教导,不像另外二人那般喧闹。威廉从一开始便感觉这人不易接近,虽然眼中一直飘荡着虚无缥缈的笑意,看似温和,实则冷淡,与他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似乎整个人被透明而坚固的屏障隔绝。
        但这样的人,却常常有和煦如春风的时候……威廉望着远处拌嘴闹腾的俩人,终于明白玛尔塔那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的含义了,他有些茫然:“会有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吗?连笑容都变得真实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玛尔塔站在威廉身旁,也注视着那俩人,笑得有些落寞:“羡慕吗?我也很羡慕呢。”威廉有些不知所措:“啊……嗯。可能有一点吧。”玛尔塔抬头,她看见威廉的眼眸里一片澄净,像懵懂不知情愫的少年。她了然,豁然笑道:“以后你就会懂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玛尔塔垂下眼眸,到头来,寂寞的人也就我一个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匹配ing……
        红蝶轻飘飘扫了一眼对面,“新来的求生者么?呵呵,有意思。”她以扇遮面,美眸微眯,跃跃欲试。
        远远看见特蕾西一闪而过的身影,红蝶不紧不慢地追赶着猎物,等待出刀时机。一分多钟后,特蕾西痛呼一声,选了个合适的地方被击倒在地。红蝶漠然擦拭着扇刃,余光瞥见那个新来的求生者不知何时安静地站在建筑角落的阴影里,肌肉紧绷。他的脸笼罩在头盔的阴影下,看不清表情,但能感觉到那锐利而战意昂扬的眼光,紧紧盯着自己,像一只蛰伏在草丛中、下一秒;就会扑向猎物的矫健猎豹。
        红蝶危险地眯起双眼,目光如炬,带着警告的意味射向威廉,这种被当成猎物的感觉让她很不爽。她冷笑一声,想救人吗,那么下一个倒地的人就是你。
        她转头,将特蕾西挂上气球,目光却无意中捕捉到特蕾西嘴角突然上扬的弧度。红蝶一怔,突然耳旁被带起一阵疾风,她感觉自己的腰腹仿佛被一颗高速飞行的铁弹击中,瞬间头晕目眩。特蕾西趁机挣扎下来,翻过板子借着加速向废墟冲去。
        红蝶怒不可遏,但也知道此时必须死追机械师,还剩两条密码,来不及再找其他未受伤的人。到废墟的路上没什么遮挡物,她急速拉近距离,得手了!突然她眼前一花,一道黑影为机械师挡下了致命的一刀。红蝶定睛一看,机械师已进入了废墟,不见踪影。 
         红蝶怒火中烧,忍无可忍,转头捕猎那个惹人恼的铁头怪。威廉镇定自若,翻窗、翻板、倒走、拐角反绕、原地蛇皮。红蝶惊觉这一波走位似有那位令她极为头疼的慈善家的影子,她气恼,看来他们教了这新人不少东西啊。
        大门可开启的警鸣响起,红蝶果断放弃这场吃力的追逐战,选择传送大门。一番混战,大门开启,两名求生者逃出生天。
        红蝶愤懑地将慈善家绑上椅子,无可奈何。就在此刻,那名新求生者阴魂不散地冒出来。红蝶警觉,一刀斩也敢来救人,找死!她半路拦截了威廉的去路,即将砍到的那一刻,威廉用球冲向椅子,躲过一刀。克利切激动得热泪盈眶:“兄弟!”
        威廉头也不回地冲向大门:“前辈快走!我们有搏命挣扎,不用躲刀!”
        结果当然是四跑。红蝶气得七窍生烟:“一群小混球,一个都不留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威廉:“୧(๑•̀⌄•́๑)૭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对于新监管者约瑟夫的样貌

       月上中天,庄园内监管者们正享受着一天劳累后难得休闲的晚饭灯光。酒足饭饱,杰克杯中的红酒香气仍未散去,班恩享受着幸运儿给他做的青草蛋糕,满脸都是令单身狗痛恨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裘克爽快地打了个饱嗝,突然“啪”地一声,将一张纸拍在桌上,一脸兴奋:“同志们!这是我从庄园主那里搞来的,我们新同事的最新情报!”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以扇遮面,掩唇轻笑:“早就听闻我们的新同事是个美男子呢,裘克先生这是弄到了他的照片么?”
        裘克“啪”地打了声响指,一脸得色:“那是当然!我火箭靓仔的名号岂是浪得虚名?”杰克状似无意,不紧不慢地踱到裘克身边,班恩则略带警惕,凑到裘克身旁。裘克看那巨大的鹿角猛地朝自己眼睛怼过来,吓出一身冷汗,赶紧后退躲开,将位置留给这俩好奇宝宝。杰克沉着脸,用一种苦大仇深,像看阶级敌人似的盯着那张照片。班恩满脸的忐忑不安。
        美智子和瓦尔莱塔对新监管者的样貌本来兴趣一般,瞧见对面这两人的表情,也不由得好奇起来。她们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好奇。“可否让妾身也瞧瞧看呢?”杰克闻言将照片递给了美智子,瓦尔莱塔凑到美智子身边,定眼一看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位极为俊美的青年,金发微卷,眼眸澄净蔚蓝,身形修长,肤色白皙。美智子愣了愣,抿唇一笑:“还真是位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裘克不屑一顾:“切!就一小白脸,弱不禁风的,肯定很菜,说不定就是个花瓶。真正的屠皇,当然是孔武有力,极具爆发性的男人,比如说我这样的。”说完挥舞着火箭摆起pose,强行秀了一波自己结实的肌肉。美智子被逗得忍俊不禁,眉眼弯弯,想起威廉相差无几的二逼秀肌肉动作,不由感叹:不愧是恋人,连傻乎乎的气质都如此相像。
        班恩依旧忐忑::“ 你们说,他是喜欢男生还是喜欢女生?”里奥经班恩一点醒,本来淡然的脸色突然一变:“不好!万一他把我女儿给勾走了怎么办!”哈斯塔沉默,思考片刻后决定装作不知道园丁小姐早已与医生在一起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杰克看似冷静地盯着自己左手利刃的金属光泽,开始颅内理智分析一波: 俊美,颇具绅士风度和品味,平心而论这两点都不逊色于我,样貌看上去(比我)更像个正常人类,实力未知。如果他喜欢男生……小奈布……唔不会的,不可能!冷静……
        瓦尔莱塔轻声对美智子说:“我很少见到杰克先生这么激动的样子呢。平时都是温文尔雅的绅士来着。”美智子颇有兴致地看了眼那三个忐忑不安、担心着自己珍宝被夺走的男人,轻笑:“男人的危机感。”
        裘克漫不经心地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把玩着火箭零件:“哼╯^╰,我的威廉小宝贝肯定不会喜欢这种豆芽菜。不过你们两个担心什么,约瑟夫要是喜欢男生,好办!我们直接给他安排安排。话说庄园里单身狗还有谁来着?求生者那边小猴子和震慑师在一起了,厄运儿和佣兵也有了,就剩蘑菇精和龅牙了,我们这边就剩里奥老伙计和章鱼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里奥满头黑线:“我不喜欢男人。”哈斯塔第N次无力反驳:“吾并非章鱼那种低等生物……”班恩:“额……嗯……丑哥,我觉得约瑟夫先生这种正常人类体型可能不会喜欢小黄。还有,冒险家先生看上去比较糙啊,”班恩瞄一眼照片中人光洁的下巴,细腻光洁的皮肤,沉吟片刻,“嗯……这个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裘克大手一挥,颇有气势地指点江山:“那就这么决定了!给龅牙和约瑟夫安排一下,制造机会撮合一下什么的!”
        杰克听裘克一阵大放厥词后也冷静了下来,轻抿一口红酒:“你们是不是忘了一两个月后要来的新监管者——宿伞之魂?”众人一愣,突然感觉醍醐灌顶,脑内不约而同地想象出三人同行的景象:同样修长的身形,同样骄傲不羁的气质,同样俊美的五官。这种“配一脸”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      裘克立时拍板:“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决定了!尽量撮合一下他们仨!”里奥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:“等等!3……3P?!”裘克一脸莫名:“怎么了吗?”里奥瞪大眼睛扫了一下众人,都是一副“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”的样子,独留厂长一人在风中凌乱。里奥:所以这个庄园只有我一个人是正常的吗?还是说我才是不正常的那个?可怜的老父亲开始怀疑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班恩熟门熟路地回到房间。幸运儿正忙着铺床,瞥见那对漂亮的巨大鹿角靠过来了:“啊,班恩先生,你又来了啊。”没错,熟门熟路地回到幸运儿的房间……
        班恩有些脸红,但还是紧盯着幸运儿的眼睛问道:“宝贝儿,你喜欢野兽一般勇猛的男人,还是弱鸡豆芽菜一样的男人?”幸运儿汗颜:班恩先生,你这个问题暗示性很明显啊。“可能因为我比较瘦弱吧,我还是喜欢强壮一点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班恩倒吸一口气,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飙升,突然庆幸自己脸上有毛不太看得出脸红。他猛地扑向幸运儿,用自己温暖湿润的黑鼻子蹭蹭爱人的脸,幸运儿环抱住爱人健壮的身体,心跳不已。
         裘克几乎是撞开房门的:“DALALA~威廉小宝贝儿,我来了!”威廉头也不回,继续卸掉身上的护甲:“老撞我门,坏了你赔啊。”“嘿!冲撞是男人的浪漫!”裘克炫耀般的拍拍手中的火箭。威廉笑哼一声,没反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今天搞到新监管者的照片了,不过被杰克那混小子拿走了。”裘克优哉游哉地晃向威廉身边,“哎看着娘们儿唧唧跟个小姑娘似的,一点儿肌肉都没有,哪像我的威廉小宝贝儿。”说着就摸向威廉的胸肌,“哎哟瞧这结实的肌肉。”威廉黑着脸一下打掉那只不安分的爪子,真是,每次都对这个笑嘻嘻的小疯子无可奈何。
         杰克也轻车熟路地绕到了奈布的房间,“叩叩”敲响了房门。“进来吧。”奈布从脚步声便已判断出是他,早已习惯了那人每日的拜访,情绪也从一开始的惊讶转变为如今的平淡中带着喜悦。纵然每日都听到奈布的声音,但杰克仍止不住内心的轻颤,想拥抱他,想亲吻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打开房门,看见奈布脱下护肘,仰头摘下帽子。杰克安静地任目光从睫毛、高挺的鼻梁落到微张的薄唇,落到那曲线优美的下巴、喉结,落到脖颈和锁骨上。他看似冷静地迷醉于这个英气的青年,平静的面容下内心疯狂悸动。
        奈布习惯于他们之间奇妙的安静气氛,杰克常常就这样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奇妙的是,他不觉得尴尬,反而感觉安心,安心得让人昏昏欲睡。他脱掉背心和鞋袜,只着一件薄衬,赤着脚去倒水喝。
        杰克压制住内心疯狂的情绪,走到奈布面前,找了个能清楚看着奈布眼睛的角度站定,将那张照片递给他。奈布接过照片,漫不经心地扫了几眼:“怎么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杰克想:“他的眼睛和声音没有一丝波澜。”他蓦地松了口气:“这是新监管者。”奈布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照片:“嗯……我看不出他的实力如何。”
        杰克轻笑:实力如何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对他并不感兴趣。
        奈布抬头看他,略微疑惑于杰克今晚的反常和他突如其来的开心。杰克搂过奈布的腰,紧紧抱住。他疯狂迷恋这具柔韧温暖的身体,迷恋这样生气勃勃的热度。他把脸埋在奈布的颈窝,贪婪地呼吸着怀中人的气味。奈布红着脸低声骂道:“老流氓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这是我基友ID:“天边飞过一只鸟”的练手!
ID:天边飞过一只鸟
细节部分有所出入,请谅解,喜欢的话点一点小蓝手小红心哦,新手上路请多关注!

天边飞过一只鸟:

记录成长,明天一副💪

园丁我求你别拆椅子了

         一、拆椅子爆点,屠夫第一时间就找你,你自问是不是人皇,不是人皇的话你开局就上树我们救还是不救,不救的话三个人胜率也很低,救的话说不定搭上两个,还拖慢开机节奏;
        二、拆椅子拖慢开机节奏,而且基本没用,失常、VIP、蜘蛛、放血了解一下,屠夫有无数个搞死你的办法;
        三、拆椅子爆点把屠夫引来之后还把他往队友那领是几个意思,你是屠夫的好朋友吗?有个拆椅子的园丁这一局简直是2vs3;
        四、不要说“拆椅子能让屠夫找不到椅子人就能挣扎下来=救人=为团队做贡献”,你有这个时间拆椅子还不如解电机,这样为团队做的贡献更大;
        五、我们不介意你玩园丁,毕竟校准条长,没有debuff,适合经常炸机的人,但是!我求求你了,不要拆椅子好吗?
         我已经无数次死在园丁的爆点上了,无数次因为园丁拖节奏强行平局强行失败,看见园丁就脑阔疼。